「小说」拖拉机

来落实一下之前说好的"现在偶尔写写小说。"

风格主要偏向科幻、架空历史、人生思考、讽刺、…尝试欧亨利。


原本平静的小村庄一时间闹得沸沸扬扬。别说这村子了,周边六七个村子人人都知道这村庄里发生了件不得了的大事——村东头的老韩造了台拖拉机。

“造拖拉机是个大罪过。”

最开始这消息也不知道是打哪儿传出来的,说村东头的老韩造了台拖拉机。老韩?村东头还有个老韩?村东头靠山,偏僻,平常也没多少人去,人们对那里的唯一的印象就是倪铁匠住在那儿。噢。对了。还有老李头一家也住在那儿。

后来这事儿就越传越开,连村长也去了好几趟。纸是包不住火的,有几个人注意到了,那全村就都知道了。村里人知道倒还不要紧,没过几天,周边的村子也都知道了。

要是提起村东头的老李头,大家还是多少有点印象的。老李头是一年比一年老了,病也一年比一年多了:先是走路摔断了腿,等腿好差不多了,又得了场大病哑巴了,再后来,又有点老糊涂了,然后又得了什么严重的病,没法治,只能每月吃药,不能停。这可愁坏了李家人,每个月都是老李头的药钱占据了李家的主要开支,这药的费用还在一年一年往上涨。不过老李头的儿子能干,家里什么苦活累活都是他干。老李头的儿子身体壮,干活也不嫌累。老李头的儿媳妇也会些手艺,能卖到村里或其他村去赚点钱。要不说李家人孝顺呢,一直没抛弃老李头,多亏了这儿子和儿媳,老李头才能安度晚年。

至于老韩,认识的人就没多少了。当然,现在大家都知道了。老韩是李家对门,倪铁匠的邻居。算个文化人,有点儿本事,但是平常也不怎么和村里人交往,大家都不太知道还有这么个人。

老韩可能是善良的。当然,这来自于老韩的一面之词,反正老韩对别人说是因为看到对门李家老李头的儿子每天一个人到农田里干活,还管那么大一片地,真是怪辛苦的,别看身子壮,时间长了也吃不消的。他看着感觉很不好受,就一直想找个多快好省的办法种地。

也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打上了拖拉机的主意。他想造台拖拉机给李家人。拖拉机这想法倒是很简单,就是造台机器来耕作,顺便还能自动浇浇水什么的。造台拖拉机倒是也不难,搞点零件自己在家里一年半载也能拼出一台简单的来。在老韩之前,也有人会造拖拉机,不仅村里,别的村也有会的,不过老韩是第一个真真正正造出拖拉机来的。

老韩把这点子跟李家一说,李家人想了想也同意了。老韩就开始从倪铁匠哪里订制零件,零件费用基本都是老韩自己出,李家人省吃俭用也略微帮着出一点,算是一点意思。差不多过了半年多快一年了,造拖拉机这事老韩也没想过告诉任何人,但他家里成天叮咣响,还是被人注意到了。他觉得也没啥大不了,就承认了自己确实在造拖拉机。

造拖拉机?这种事儿可从来没人干过。先不说自己家造拖拉机安全不安全,会不会爆炸,造拖拉机本身可就是项罪,是违反村规的。自从这事闹出来之后,村长常常这么说:

“造拖拉机是个大罪过”。

除了这个村有规定以外,周边几乎所有村子也都有那么条规定:不允许造拖拉机。你可以掌握机械技术,可以自己在家造台自动烧饭的机器,自动扫地的机器,都行,但拖拉机就不行。拖拉机太好造了,每个村里都有那么几个会造的。原理都懂,手艺都有,但是他们都不敢造,毕竟村规里写得清楚明白嘛。

不久,其他村的村长就来了。村与村之间本来矛盾就挺多,今天你村的马踩了我村的庄稼,明天我村的牛发疯跑进了他村。不过这事一闹出来,各村村长还是得忍着矛盾坐下来一起开会商量。这村的村长算是丢人丢大了,一见面就满脸陪着笑,向其他村长保证我们一定会严格按照村规处理。

参与这村长大会的还有几个文化人,和几个村民代表,大家意见基本都一致,要坚决落实村规,惩罚老韩和李家。当然了,还是有极少数人支持老韩的,还有同情李家的。

“造拖拉机这先河不能开!”

有人说。造拖拉机这种行为挑战了老祖宗传下来最基本的美德:勤劳。本就应如此嘛!谁能干,谁肯干,谁收获的粮食就多,谁家就有钱。这可是天经地义。但拖拉机要是出来,就全变了,变成谁家拖拉机多谁家就有钱,那可还得了?

村民代表意见很大。要是现在有了拖拉机,造台拖拉机简单,但是贵,除了老韩自己家或是更富裕的人家,一般人家都负担不起。那富裕人家有了拖拉机,收获更多粮食,开垦更大的地,自然更富裕,就可以买更多拖拉机……到最后穷人家里穷,反而买不起拖拉机,更穷了。富人更富,穷人更穷,那太可怕了。

文化人也几乎一致表示反对,其中不乏有本来就会造拖拉机而一直不敢造的人。

“支持老韩的村民。其中一部分是富裕人家,想要通过拖拉机发财;一部分人根本都不了解拖拉机,不知道它会带来什么可怕的后果,瞎凑热闹;还有一部分人就是想不劳而获!”

“现在造拖拉机,各村都完全没有准备好,我们对拖拉机技术其实了解不够深刻。不知道在使用过程中会不会爆炸,或是,更隐蔽些,破坏庄稼和土壤。”

确实,有人猜测,用拖拉机干农活是不老实的行为,愚蠢而懒惰,时间长了家中的地也会变得一样懒惰,最后收成就降低了。有人说这是土地神的惩罚,不过谁也没亲眼见过,毕竟拖拉机都没出现过,怎么可能长时间用拖拉机干农活观察土地变化呢?之前有人问过,文化人也不了解,但是抱有谨慎的态度,他们不敢保证没问题,就回答说:目前还没有发现问题,需要进一步观察。这无疑也坐实了村民口中的“土地神猜想”。

“总之,造拖拉机是可以的,但不是现在,现在各村都还没有对拖拉机带来的风险做好准备。将来也许我们会允许造拖拉机,但那也是在有充分准备和完善村规的情况下。绝不能冒险。”

文化人是这么总结的。虽然这么说,实际上就是委婉地在说“不行!”毕竟拖拉机技术早就出现了,最开始的时候他们就没准备好,到现在也还没准备好,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准备好。

北边村的村长读书多,说话也有一套:

“私自在家里组装拖拉机不仅挑战了村规,而且无疑是对勤劳精神最大的挑战。挑战自古传承下来的勤劳精神,就是挑战村庄的道德底线。这种行为不仅仅是违反村规的,也是反人类的。”

这话不无道理,有人此前还构想过推土机这种东西。推土机的原理和拖拉机也差不多,但肯定比拖拉机恐怖得多。现在有人敢造拖拉机,将来就有人敢造推土机。谁都知道村和村之间有矛盾,以前矛盾深的时候还打过群架,杀过人,现在要是有了推土机,那可是分分钟就能推倒房子的东西啊!这要是落入心术不正的人手中可还得了。

还有更疯狂的人呢!他们有知识,说有种东西叫坦克。虽然以前没人真的觉得这东西能造出来,但是现在一看倒是有可能。造坦克其实也不难,要是哪个村造出了推土机,别的村自然可能开始造坦克。据说坦克是一个铁皮大箱子,比推土机破坏力还强,还会发射巨大的炮仗,一炮就是半个村。

村长们也有这种担忧,村民代表了解后更加害怕了。

“拖拉机出现了就会有推土机,推土机出现了就会有坦克,坦克出现了……那就是所有村庄的末日了。”

所以为了从根源上防止村里贫富分化,防止村庄的勤劳精神共识被破坏,防止坦克的出现,造拖拉机必须被禁止!老韩必须被严惩!村规必须被坚决执行!

“造拖拉机是个大罪过。”

就这么一锤定音了,会议结束后,那些支持老韩,还有试图从老韩那里预订拖拉机的人,都不再吱声了,顶多私下里抱怨抱怨。这时候,终于有人关心起了李家。

没了拖拉机,李家怎么办啊?有人说,以前没有拖拉机,李家这不也过得好好的吗?但是确实,家中有个多病的老人真是麻烦,老李头的儿子太累了,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又有人开始犹豫起来要不要销毁现在这台拖拉机了。最后村民一商量,就先放起来吧,不过不许老韩再碰,再造,也要有人来看管。

短短几个周,老韩从没人知道,到成为“发明家”,现在又成了罪人。倪铁匠家的生意也变差了,倪铁匠马上跑到村长那里,借着村长的喇叭说,自己完全不知道老韩订制的零件是用来造拖拉机的。自己是无辜的,以后也会加强注意。

日子过得飞快,村长们决定开会讨论落实村规,惩罚老韩的问题。大会举办在村中心的广场上,老韩本人也被叫来了。村长领导,文化人坐在广场靠近中心的地方,广场外围村民围成了一圈,而广场中心自然是老韩了。

村长让老韩汇报一下这件事的经过,老韩就一五一十说了一遍,不过村民们都很不满意。听他的口气,完全不觉得自己造拖拉机是什么罪过,他觉得错在村规,他的初心是好的,是为了更多不能劳作、不擅长劳作的村民,以及像李家这样的人家。

他汇报完,下面的村民议论纷纷,村长也皱起了眉头。

“造拖拉机可是大罪过。”村长低声自语。

人群中有人开始大喊着提问老韩。

“你对自己制造的拖拉机安全有信心吗?你能保证不会爆炸吗?”有人问。

老韩又详细地介绍了拖拉机的制造过程。不过并不是很令人满意。更多的除了技术方面以外的问题也蜂拥而至。

“大家都知道老李头老糊涂了,并没有表明是否同意造拖拉机。按照村规,老人有权利管理家中事务。老李头的家人有权利代替老李头做出接受拖拉机的决定吗?”

“我认为不会的。在造拖拉机之前,我就与李家人沟通过,他们完全了解造拖拉机的可能后果,并且进行了充分的考虑。我并没有否定老李头的管理家中事务的权利。”老韩回答说。

“如果你们家也有老人需要养而负担不起呢?你也会不在乎他人的眼光和拖拉机爆炸的危险而给自己家造拖拉机吗?”

没有犹豫,老韩回答:“问得好。如果我家中也有老人需要养而我负担不起的话,我会优先给自己家造拖拉机的。”

这次村民大会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丝毫没有缓解民众和村领导层的不满情绪。因为老韩根本没有意识到造拖拉机的严重性。村长后来总结说:

“老韩和所有像老韩一样的人都需要明白:造拖拉机是个大罪过。”

又不知道是哪里的消息,有人说听到老韩说了一些诸如“即使真的有土地神,我相信土地神也会站在我这边的。”以及“时间会证明的。”之类的话。

还有消息说老韩其实和人打过有关的赌,赌注还很高,老韩想要借着造拖拉机名利双收。虽然也不知道消息的真假,不过老韩这么坏,不惜违反村规造拖拉机,那传言多半是真的。

“真是个反人类的疯子!”村里人都这么说。

[注: 本文写于写于2018年12月01日。2018年11月26日,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能天然抵抗艾滋病。]

扫描二维码即可在手机上查看这篇文章,或者转发二维码来分享这篇文章:


文章作者: Magolor
文章链接: https://magolor.cn/2018/12/01/2018-12-01-blog-01/
版权声明: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均采用 CC BY-NC-SA 4.0 许可协议。转载请注明来自 Magolor
扫描二维码在手机上查看或转发二维码以分享Magolor的博客